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eira's

此时此刻,为了记录年轻~~~~~~~in Edinburgh·UK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成都往事  

2011-06-16 07:00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突然的,想起曾经旅游至成都的点滴,就想到一个大伯,忘记了姓名长相,应该是最慈祥和善的那种,不知其人此刻正在何处,不愿去猜想是否还健在人世。只记得是妈妈以前学校的同事,那年我大概只有十多岁,而大伯应该是临近退休的年纪,跟随他们单位旅行。旅行地是四川,只记得那日兴冲冲去爬了峨眉山,下山的时候我困极了,大伯他主动提出背我,结果就背着我一路下山直到山脚。或许真的是年代久远,肩膀脊背是否宽厚我也都记不得了,应该是安稳实在的睡了一觉。

第二天我们游览成都市,一个偌大的陌生的城市,夏天的湿热把我们围在其中密不透风,入夜后燥热难当,满街的小吃摊和疯狂的三轮车是仅存的记忆。路旁小吃全是看起来脏脏的却能极大勾起食欲的那种,咸味儿辣味儿香味儿,在空气里跌跌撞撞弥漫着,引得人口水直流,生意自然是极好的。大多都是一辆简单的三轮车挂着条幅,条幅上方牵一颗灯泡,连起来穿成串,构成独有的夜景。

大概是当时那个年代还没有太多汽车,路中间飞驰的尽是三轮车,蹬车的车夫大概都是晒得黝黑的精瘦的年轻人和中年人,穿着脏兮兮的背心或汗津津的体恤衫,甚至有两三辆并行的,吵吵闹闹你追我赶的驶着,高调极了。乘客大概也觉着飞起来的车凉快,心情也舒畅,车棚里也传来无尽的笑声。看得我好不羡慕。路口停着许多这样的车,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都会热情的招呼,没有客人的时候他们都趴在车把上抽烟聊天,有一种底层劳动者的乐于天命的自在。后来,我们终于也乘上了这样欢乐的三轮车,几辆车轰轰隆隆的乘着风在成都入夜后的街道飞驰着,头顶的铁架子吱吱呀呀的响,伴着塑料棚子鼓起的风呼呼啦啦和着。对于年幼的我来说,坐在这样的三轮车上,简直比乘一辆敞篷跑车招摇过市还要骄傲。

要记那大伯,竟扯远了。

大伯第二天丢了。我们大伙去一个景点,景点好像也在一座小山上,半山腰里大家约去一家茶馆歇脚喝茶,都去了,大伯当时也在呢。没多久就呼呼喝喝的约着出来继续走了,走着走着大家发现大伯没跟着。不知是依然还在店家喝茶,还是提前于大家出来了,妈妈焦急地有些自责。大伯一个人来的,其他同事都是拖家带口的只有大伯是一个人来的。大家发现的时候都有些慌神儿,大伯又没有联系工具,不过想想大伯一个大男人丢不了的,索性继续向前走吧,说不定到了山顶就汇合了。所以大伙怀揣着这一份心事继续游览,途中常有一些爱开玩笑的叔叔跟大家说说不定大伯在崖顶等我们呢,这玩笑很受用,起码我听了之后放心许多,一心相信大伯是提前到了,在等我们。可是后来到达山顶,又一路下山,都没有碰到大伯。太阳也跟着下山了。风都有些凉嗖嗖了。大伯的人影没见着。大家不敢去吃饭,我都饿得瘪掉了。景点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查出个结果。我悄悄提出我想吃饭,妈妈说,找不到大伯,大家怎么吃得下,你忘记了是谁前两天背你下山的?

回到市区。当夜都没找到大伯。确定大伯是丢了。我妈说,明天再找不到,就去报案。旅店附近的小吃也没人带我去品尝,我忍着饿委屈的睡下了,一面也担心大伯的安危。

第二天早晨就找着大伯了,原来昨晚他也回来我们旅店了。大伯说他昨天一直找不见大家,不过自个儿依然玩的很开心呢,自己也记着我们当夜的旅店呢。“失踪案”终于结案。开心的我都饿晕了。那时候的我瘦小的几乎就一把小骨头,吵着饿啊饿啊。吃了旅店门外的早餐,忘记什么了,应该是清粥小菜的,难以满足我的胃口。后来我们去市区闲逛,我记得吃了当时的自己十几年来最好吃的一顿,大排面。大块的烧的红红的排骨,肉嫩而多汁,拌着美味的酱汁铺在面上。小小的我吃了整整一大碗。回味无穷。

后来每次提到成都,妈妈都会提到那大伯背我下峨眉山的陈年往事。再后来,又许多年过去,妈妈调离了原单位,这件事也渐渐尘封,无人再提及。

 

后来我又去过两次成都。

一次是去都江堰和杜甫草堂,与第一次已经时隔几年,高楼商厦多起来,城市变得干净许多。爸爸的老同学派车一路载我们游览全程。没有机会坐三轮车。我记得自己趴在车窗上看街道上飞驰的汽车,顿时察觉到有种大城市的寂寞疏离。那次的旅程我也特意去找了一家大排面,大概不是之前同家,难吃的要命。吃几口就吃不下了。完全,不是记忆中那个味道。

后一次是去九寨沟和黄龙,风景美得不像话。回到成都市里在一家很大的连锁店里吃的小吃,要买票排对的那种,塑料桌椅白地砖,一排窗口,里面的厨师白衣白帽,忙忙碌碌。全然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了,夏天夜晚小吃摊的灯泡周围蝇虫起舞,店家亲切的吆喝,香味儿满溢的街道,挤挤嚷嚷的人群,那些食物仿佛加了一味特别调料,具体味道我早已记不得,但是想来就牵动食欲,口水流下三千尺。连锁店里小吃的味道,如同大厅里排列整齐的桌椅,也是中规中矩的,就是食物,没有让人吃惊的那种重砸味蕾的感受。

 

对往日旅行的回忆,好的不好的,惊险刺激说不上,岁月剥落掉很多最后只剩下一个平平常常的吃。

对于成都,如今的我依然期待重游故地。

提起成都,我都会说,好想再去,去吃小吃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18)| 评论(3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